新闻动态
场馆日程
2009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场馆新闻 > 2009
测试赛“小考”中国脊 发现三个“小问题”(图)

『好运北京』国际乒联职业巡回赛在北京大学体育馆进行

北京大学体育馆外景

      本组图片由本报特派北京记者丁潇雅摄

      左依治贝子园、右携参天古树、背靠百年学府,坐落在北京中关村北街的北大体育馆格外醒目,作为奥运会历史上第一座专用乒乓球馆,这里用国人最荣耀的自豪承载着北京奥运会期间国人的最大梦想——在关于一项哪支国家队丢掉金牌最不能接受的调查中,高达70%%以上的人选择了乒乓球队。

      “中国脊”寓意深刻

      国球、国格、“中国脊”,这就是刚刚竣工的北大体育馆所体现出的内涵。 

      北大体育馆外墙以白灰色调为主,在体育馆的金属屋盖上,有两条螺旋展开的曲线屋脊。这就是著名的“中国脊”,在屋顶的中央、两条屋脊之间则是一个透明球体,好似一个极富动感的乒乓球。

      13日傍晚,赛事主办方召开新闻发布会,特别邀请北京大学基建工程部部长莫元彬向记者介绍场馆情况,在谈到“中国脊”的来历时,莫元彬这样说道:“那些敢于抗争、位卑未敢忘忧国的仁人志士是中华民族的脊梁;北京大学作为我国近代高等教育的发祥地,是中国教育的脊梁;乒乓球是我们的国球,从这个意义上说乒乓球是中国体育的脊梁也再合适不过;另外,屋脊又是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象征。”

      场地设计独具匠心

      走进体育馆,国际乒联巡回赛总决赛21岁以下组的比赛正在进行,虽然场地内只放了三张球台,但是场边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场地内可供8张球台同时进行比赛。为了能让运动员清楚地看到来球,比赛场地采用灰色金属漆作为背景颜色,材质为NBA官方指定的双层架空运动地板,厚度仅为84毫米,能与乒乓球的色彩形成鲜明的反差。据了解,在乒乓球主赛场区域则采用赛场两侧侧送侧回的空调系统,在每个观众席座位底下也都装有一个通风口,其目的在于满足赛场中部区域空调风速小于0.2米/秒的要求。

      和其他的一些综合性体育场馆不同,北大体育馆由独栋建筑构成,并不带有附馆,那么即将登场的运动员在哪里热身呢?原来,观众看到的正式比赛场地只是整个体育馆的第一层,热身区和运动员休息区都被放在了地下,这样的安排使得运动员能安静地准备比赛,不会受到任何影响。

      冠军墙彰显荣耀

      也许是乒乓球在国人心中的地位太过重要,也许是中国在乒乓球项目中的统治力太过强大,和其他的北京奥运会场馆不同,北大体育馆在二楼围绕看台的环形走廊的墙壁上,挂满了中国运动员在历届世界大赛上摘金的辉煌时刻。每当有观众经过此处,都要驻足观看,无论是老少球迷,都可以在这面墙上寻找到自己熟悉的面孔。

      可别小看了内外层之间形成的环廊,由于外部采用玻璃墙面,冬季能起到阳光室保暖的作用,夏季则可以通风降温。为了方便观众的饮水需要,在四面入口外均设有直接饮用水池。记者从一楼票务咨询处了解到,这几天比赛的门票非常紧俏,16日决赛场地的票已经发售一空。“6000个座位太少了,我好不容易才买到今天的票,可惜决赛看不成了。”一位球迷在得知决赛门票售罄后,不无惋惜地说道。

      本报特派北京记者 丁潇雅

      测试赛“小考”北大体育馆

      发现三个“小问题”

      “好运北京”系列测试赛主要是为了提前检测奥运场馆的运转情况,北大体育馆也尽可能地从设计上满足比赛的要求,但是在一些配套设施和软件建设上,仍然有需要完善的地方。只有提前解决这些“小问题”才能做到在北京奥运会上万无一失。

      昨日下午两点,记者进入场馆,但是接下来却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新闻中心,每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都告诉记者不同的方向,且整个场馆内部没有具体的指示牌,很多同行都被这个问题难倒。而怎么从新闻中心进入内场他们也给了互相矛盾的方向,最后记者只能原路返回绕至体育馆外才能进入。在场馆内,一位身穿美国队服的中国人向记者抱怨:“场馆通道非常不合理,而且也比较小,并且没有训练馆。队伍训练都要在另外的一个场馆。”

      下午三点半,男双比赛开始后仅20分钟,场馆内突然断电,整个赛场陷入黑暗,此时,王励勤/陈玘已经3∶0领先新加坡组合高宁/杨子,因为光线不够,双方运动员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球拍,王励勤和陈玘还穿上了厚厚的羽绒服,然后席地而坐。另一块场地的德国选手怕体温下降肌肉僵硬,不停地用手揉搓着双腿。20多分钟后,比赛区域的照明灯开始正常工作,场上选手也终于结束了“漫长”的等待。好在比赛中断并没让王励勤/陈玘手冷,两人凭借出色的发挥以4∶0横扫对手。一般来说,比赛突然中断最容易影响运动员状态,面对这样扫兴的事情,王励勤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作为一名职业球员,比赛中可能随时出现这种不可预测的问题,克服困难是我们的必备素质,所以,今天的停电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太多的影响。”不过他们也没闲着,“停电的时候我们就是商量了一下战术,让自己时刻保持在比赛的状态。不能说停电人也跟着歇下来。思想要始终保持一个清醒的状态。”

      记者找不到新闻中心耽误出稿,参赛队训练不方便影响比赛状态,场馆内停电耽误比赛。也正如莫元彬所说,毕竟这是奥运史上第一座专用乒乓球馆,遇到问题改进问题才能做到尽善尽美。

      本报特派北京记者 丁潇雅

      怨难了、气难消

      王柳二人难成朋友

      王皓、柳承敏,因为一场比赛成了彼此整个运动生涯中的“敌人”。没有惺惺相惜,只有战胜和被战胜,想必只有待北京奥运会乒乓球男单比赛两人再次碰撞之后,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才能有所了断。

      宿敌相见寒气逼人

      一天两战,这就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乒乓球男单冠亚军——柳承敏与王皓在昨日的国际乒联巡回赛总决赛中的遭遇。王柳之战之所以受到关注,缘于两人“冤家路窄”:2004年雅典奥运会男单决赛,曾经对柳四战全胜的王皓却以2∶4输掉了冠军。不过,在之后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比赛中,王皓却再没让柳承敏得手。今年10月的男单世界杯赛上,王皓在小组赛和决赛两度与柳承敏碰面,分别以4∶1和4∶0获胜,第一次登上单打世界冠军领奖台。即便如此,柳承敏依然是亚洲少数能对中国乒乓球产生威胁的对手。

      两人在总决赛中首轮相遇,似乎也是命运注定。但是抽签结束后,王皓显得心态平和,“首轮就碰到柳承敏并不意外。我们俩之间已经交手多次,都没什么秘密可言,实力差不多,但我觉得自己的胜算更大一些。”而柳承敏则谦虚地表示,王皓是中国队中最难对付的人。

      王柳二人场外不来电

      昨日下午的双打比赛,因为前一场停电的原因迟迟没有开始,早已经热身结束的马琳、柳承敏相继来到场边观战。正在询问志愿者如何从场地另一边出去的柳承敏突然看到了马琳,不由得笑了起来,马琳也随即转身,两人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,然后亲切地聊了起来,并时不时大笑。不久,站在另外台面上比赛的中国小将马龙也走了过来,柳承敏一下子将左臂搭在他的肩膀上,右手给了马龙肚子上一拳,然后两人笑作一团。和中国队“打”了这么多年,柳承敏和中国选手真是不打不成交。

      但是这样的友好似乎只适用于王皓之外的中国选手,柳承敏和王皓在场上拼个你死我活,场下似乎也没什么交情,两人即使站在一起也没什么交流,赛前赛后的握手也显得匆匆并且面无表情。

      本报特派北京记者 丁潇雅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责任编辑:静娅)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