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
场馆日程
2009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场馆新闻 > 2009
亲密接触北京大学体育馆 采访记者遭遇软件尴尬

特派记者 高敏

      本报北京专电奥运场馆是举办奥运会必不可少的硬件。在距离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还有238天之际,北京奥运会的各个场馆设施也进入了竣工的高潮期。12个新建场馆、11个改扩建场馆、8个临建场馆,先期建成的奥运场馆都已经陆续开始热身———承办奥运测试赛并对公众开放;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所在地“鸟巢”预计将在明年3月底竣工。

      带着2007年“好运北京”乒乓球测试赛暨国际乒联巡回赛总决赛的采访任务,记者昨天首先与北京大学体育馆进行了亲密接触。 

      这座号称“中国脊”的体育馆将于明年8月和9月,承担起奥运会和残奥会乒乓球比赛的任务。

      外部

      “中国脊”内蕴丰富

      从繁华的中关村大街沿着“好运北京北京大学体育馆”的指示牌一路向北,就能看到这座气势恢宏的体育馆。该体育馆坐落在北京大学东南角、占地26900平方米,它不仅是2008北京奥运会乒乓球比赛的专用球场,也是世界上首座乒乓球比赛专用场馆。

      昨天下午6点半,本次“好运北京”乒乓球测试赛赛事组委会特别召开了新闻发布会,北京大学基建工程部部长莫元彬为记者介绍了这座场馆。在他的指引下,记者来到附近的高楼上俯瞰整座体育馆,方才领略到北大体育馆的精髓:在体育馆的金属屋盖上,有两条螺旋展开的曲线屋脊,酷似中国古代的宫殿屋顶,故被取名“中国脊”;在屋顶的中央、两条屋脊之间则是一个透明球体,从空中俯瞰像是一个极富动感的乒乓球。

      莫元彬告诉记者,取名“中国脊”其实包含着民族、教育、体育、建筑四重含义:“那些敢于抗争、位卑未敢忘忧国的仁人志士是中华民族的脊梁;北京大学作为我国近代高等教育的发祥地,是中国教育的脊梁;乒乓球是我们的国球,从这个意义上说乒乓球是中国体育的脊梁也再合适不过;另外,屋脊又是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象征。”

      内部

      业内人士力挺球馆

      走进乒乓球馆,馆内一部分为奥运会乒乓球正式比赛场地,可供8张球台同时进行比赛。

      “一进入这个馆,就有一种打球的冲动。”提起这个奥运会历史上第一个乒乓球专用馆,郭跃很兴奋,“看着那个乒乓球形状的天花板,打球的心情就特别好。这个新球馆不仅美观,功能也很齐全。”运动员最关心的是场馆的灯光。乒乓球体积小,比赛时运动员的眼光集中在一点上,视线不能被干扰。郭跃爆料,设计者的细心在场馆内的背景颜色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:“都是暗色调,这样场馆的光线都聚集在赛场中央,观众席比较暗,我们的注意力能更集中在球台上。”另一个让队员感觉舒服的地方,是场馆空调“开了跟没开一样”,在无风且温度适宜的环境下挥拍,对运动员来说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对北大乒乓球馆的评价,曾去过不少奥运场馆的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最有发言权,刘主任说:“很多奥运会场馆都很小。不是临时搭建起来的,就是建在展览厅里面。和我们这个专用馆比,差太远了。”

      同时,刘凤岩透露:“这次测试赛后,场馆的工作人员会让每一个球员提意见,然后再改进,争取达到最好。”

      软件

      记者遭遇尴尬

      奥运场馆不仅服务运动员,同时也服务观众。乒乓球馆的四周为两层看台,一共设有6000个固定座位、2000个临时座位。“这样的设计,是为了保证场馆内的每一个观众都能清晰地看到比赛。”莫元彬对记者如此表示。场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出入口附近都设有洗手间,设有食品专卖柜。矿泉水3元一瓶、冰淇淋2元一个,巧克力3元一块。“这里的食品价格确实不贵。”前来看球的张先生对记者说。设计者还在场馆南北两侧的出入口安装了直饮水系统,观众可以免费喝到纯净水,只是根据相关的安检规则,观众是不被允许携带饮料、相关容器进入场馆的。

      但是,昨天前往北大乒乓球馆采访的记者却遇到了诸多不便。记者按照号码指示进入场馆却找不到媒体中心,每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都告诉记者不同的方向,结果记者花了40分钟左右方才到达。而怎么从媒体中心进入内场,志愿者也给了互相矛盾的方法,最后记者只能原路返回绕至体育馆外才能进入。

      更让记者尴尬的是,媒体中心内仅有40个左右座位,而前来报名采访此次“好运北京”乒乓球测试赛的记者达700多人,单境外媒体就不止40人。记者好不容易找到座位,可标明“无线网络覆盖”的区域搜索不到上网信号。记者辗转得知,中国网通在现场提供付费网络服务,按天收费且价格不菲。当记者准备掏钱时,媒体中心的工作人员答:“媒体中心宽带接口已经占满。”赶着发稿的记者焦急询问:“那什么时候会有呢?”结果被彻底“将军”———“现在就这么多。”记者只能赶回驻地发稿。

      作者:佚名 (来源:海峡都市报社) 
      (责任编辑:严国平)


返回顶部